全球消费锐减,跌跌不休盼拐点,棉花探底之路何时止?

全球消费锐减,跌跌不休盼拐点,棉花探底之路何时止?

2020年,恐怕没有一个行业不因新冠疫情的影响而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作为纺织重要原材料的棉花也不例外(www.yrbi.cn)。

2020年一季度以来,美棉、郑棉以及郑棉纱的价格一路跳水,都“走”出了两位数的断崖式跌幅,并且当前下跌趋势依旧不容乐观。棉花价格的下跌自然与当前饱受“退单”困扰的纺织企业需求不足有关,而向上则又传导至棉农的植棉意向下降,全球棉花产业链都笼罩在新冠疫情的阴霾之下,不知何时能够放晴。

供应面

尴尬的库存何时能动起来

库存充足但交易寥寥

正如当前我们所经历的一样,2020年1、2月份国内新冠疫情爆发,国内纺织企业大部分都停工停产以应对疫情,2月下旬企业开始陆续复工复产,到3月中旬基本上都已经恢复了生产。然而,国外疫情从2月底到3月份开始大陆续爆发,从亚洲日韩伊朗到欧洲再到北美洲,近期南美洲和非洲也开始增加,貌似全球性的疫情爆发即将来临。

银河期货刘倩楠告诉记者:“受疫情影响整个一季度棉花的消费预期都较差。一季度以来,美棉主力合约从点71.96美分/磅跌到了50.68美分/磅,跌幅达30%;郑棉主力合约从点14450元/吨跌到了点10570元/吨,跌幅达27%;郑棉纱主力合约价格从点的22460元/吨跌倒了点17670元/吨,跌幅达21.3%。一季度棉花市场经历了新冠疫情的国内外大爆发,经历了蝗灾炒作,经历了原油大暴跌,经历了欧美股市大崩盘,棉花价格大跌同时波动率也大增。”

据悉,当前棉花商业库存量充足。中国棉花协会物流分会对全国18个省市的152家棉花交割和监管仓库、社会仓库、保税区仓库和加工企业仓库的调查,2月底全国棉花商业库存总量约497.26万吨,较上月减少3.93万吨,比去年同期仍高40.74万吨。

然而,2月份受新冠疫情影响,国内棉花现货交易基本停滞,2月下旬纺织企业陆续开工,但仍以消耗纺织企业自己的库存为主。

进口需求大减

储备棉依旧具备不确定性

进口方面,刘倩楠表示:“由于疫情影响,棉花的进口数据仍未公布,但是在我们看来当前国外疫情大爆发,预计控制难度很大,二季度整个纺织业对棉花的需求将受国外疫情的影响而减少,与此同时国内的棉花消费也将受到影响,整体来看进口棉花的需求预计会大减。”

在棉花供应面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就是储备棉。众所周知,2019年12月开始的储备棉轮入是六年来的临时收储重启,意在加强中央储备棉管理,进一步优化储备结构、提高储备质量。对此刘倩楠表示:“从2019年12月2日储备棉轮入至3月31日,历时4个月,本次储备棉轮入计划采购量78.6万吨,实际成交总量37.16万吨,占计划采购量的47%。从储备棉轮入的成交总量上看,轮入30多万吨的储备棉对市场影响不大。但是目前国内棉花价格大跌,许多企业都亏损经营,在国家考虑稳定大局的前提下,不排除未来国家为了缓解企业压力而继续轮入棉花,从而支撑棉花价格。”

植棉意向下降 春耕有序进行

棉花价格的下降将会直接导致植棉意向的下降。2020年2月底,中国棉花协会对内地12个省市和新疆自治区共2425个定点农户进行了第三次2020年植棉意向面积的调查,结果显示:2020年全国植棉意向面积为4573.57万亩,同比下降5.03%。长江流域受疫情影响较大,影响植棉面积的因素较多,特别是湖北省。据不完全统计,该流域植棉意向面积为444.91万亩,同比下降9.93%,环比增加4.6个百分点,其中湖北省植棉意向下降14.53%。

而在一切都似乎偏悲观的态势中,中国国内疫情的有效控制使得眼下的春耕农作正在有条不紊的展开,而这也成为了当下棉花市场的一味暖心良药。刘倩楠表示:“随着气温逐步回升,全国大部地区已复工复产,春播备耕工作正有条不紊向前推进。其中,新疆棉区春耕春播虽有所延后,但整体备耕工作有条不紊,南疆棉区由政府统一安排指导进行春灌,北疆备耕也在向前推进。黄河流域农业生产基本恢复,农户可到农田劳动,购买农资也较方便,春耕备播工作正有序开展。”

需求面

终端传导显现 国内国际均堪忧

作为纺织原料,当前纺企的开工不足直接影响整个棉花市场的需求。刘倩楠表示:“1、2月份受国内疫情影响,纺织企业平均推迟开工在一个月左右,而且许多企业在开工之初也都是开机率不足,因此预计国内的疫情对棉花的直接消费影响在一个月到一个半月左右。而随着3月份国际疫情的爆发,出口订单开始受到影响,国外疫情短时间内很难控制住,我们预计整个二季度出口订单都不会太好,而这对终端纺织品服装的消费影响将很大。”

除此之外,刘倩楠还表示:“这次疫情对全球经济将造成非常大的冲击,全球GDP增速预计都将下滑,而下滑的幅度将由海外疫情控制情况而定。全球经济增速下滑,对于消费弹性较大的纺织品服装而言也将是非常大的压力。”

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1-2月,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额为298.35亿美元,同比下降20.0%。其中,纺织品(包括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出口额为137.73亿美元,同比下降19.9%;服装(包括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额为160.62亿美元,同比下降20.0%。刘倩楠表示:“这次疫情预计对终端消费将生产非常大的影响,无论是内需还出口,而影响国内需求主要是在一季度,影响国外出口主要是在二季度。”

终端纺织品消费的减弱势必直接传导至上游原料,据悉,近期涤纶短纤和粘胶短纤价格持续低位,粘胶短纤价格跌至9300元/吨的低点,涤纶短纤价格也跌至5800元/吨附近的低点。这两种化纤的价格基本上已经是2004年以来的低点。化学替代性纤维价格持续低位也反映出当前下游需求不佳。

而在国际需求方面,刘倩楠表示:“USDA3月份的报告中全球棉花产量略增,全球棉花消费量调减,其中中国调减幅度较大,导致全球棉花的期末库存调增,库存消费比也调增。而考虑到3、4月份全球疫情大爆发,预计未来一段时间USDA还将继续调减全球棉花的消费量,从而导致全球棉花的期末库存继续调增。”刘倩楠估计未来将有200-300万吨的全球消费量会被调减。

最后,作为期货分析师,从操作的角度来讲刘倩楠表示:“无论是国际市场还是国内市场,整个棉花价格的走势都将和全球疫情的发展息息相关。而从投资来看,尽管受疫情影响美棉以及郑棉的价格均处于历史相对低位,该价格预计农民的植棉意向不高从而可能会导致全球棉花产量减少,棉花的投资价值将逐渐凸显,但是这个的大前提是全球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当前市场可能会面临几十年一遇的大危机,此刻并不建议着急入场,需要等待利空和恐慌情绪进一步释放后再考虑投入。”

主营产品:橡胶接头,减震器,空气弹簧,传力接头,伸缩接头,金属软管